蓝奏云软件分享链接

  

风萧萧与师妃暄之间掀起了一场隐秘而残酷,而且难以被外人理解的争斗。

风萧萧会用尽各种手段,妄图以魔种来控制或影响师妃暄的心灵,一旦功成,师妃暄将无法抗拒的成为他圆满的踏脚石之一。

而师妃暄选择迎难而上,视风萧萧为一种天道途中必须经历的磨砺,一旦迈过,将海阔天空,任鱼跃、任鸟飞。

这便是所谓的以红尘炼心,以浊世锻身,千锤百炼,始能成道。

这也是师妃暄极其聪明之处,她若选择逃避或是躲开,根本治标不治本,反而会在心中生出对风萧萧的破绽,再也无法以淡然的态度再直面于他,若心不圆满,遑论得道?

现在却恰恰相反,师妃暄成功的将战场挪到了心灵之争上,使得风萧萧无法使用压倒性的武功来征服她,只能各凭意志。

风萧萧也十分清楚,像师妃暄这种人,死并不可怕,也不惧强权,打是绝对打不服的,肉身消灭反而是在成全她以身殉道的愿望,只能设法粉碎她的梦想,颠覆她的观念,才能彻底击溃她的意志。

无形之争,已从夜游洛水开始。

夜已深,月更明,沿岸街道静谧,扁舟轻盈,破水于无声无息中,只有河水打上桥脚岸堤的声音,沙沙响起。

师妃暄立于船头,体态娴雅,气质脱俗,俏脸微扬,月照下亮起圣洁的光辉。使人不敢生出轻敌和冒渎之意,又深感自惭形秽,活生生的就是一首“洛神赋”。

她的举止动静,一颦一笑。不但令人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,且优美无瑕,完美无缺,没有半点破绽。

风萧萧站于身侧,失色于貌,却毫不逊于气质。得道风范,飘然出尘。

远观二人,恍如一对珠联璧合的仙人临世。

一路虽无言,相争却已开始。

风萧萧深知师妃暄绝不会漫无目的行舟,但过了许久才发现她的目的如何,然后便面露苦笑。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小舟已驶到洛水和运渠的交汇处,西面就是横过洛水三座大桥之一的浮桥。

两岸处大大小小数十个码头,泊了近三百艘各类形式的船舶。

风萧萧已看到熟悉的隐秘暗记,这之中分明有阴癸派的临时驻地。

师妃暄虽然未发一言,未出一招,却比巧言连珠,招式连绵更令人头疼。

风萧萧苦笑着道:“师小姐当真以为我不论在何种情况下。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吗?”

师妃暄淡淡道:“鄙斋与魔门之间不成文的规矩,让妃暄身系紧要,不必过多担心自身的安危。”

她就算孤身到了祝玉妍面前,祝玉妍都不敢轻举妄动,但这时风萧萧和他在一起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,风萧萧根本没办法向祝玉妍解释清楚。

风萧萧一阵头疼,真恨不得立马跳水而遁。他知道自己已陷入了与师妃暄刚才相同的两难困境……他如果这时逃走,往后在气势上必定会输师妃暄一头,何谈争胜呢?

何况师妃暄此举除了离间风萧萧与魔门之外,还别有深意,让风萧萧根本无法忽视。

王通已死,洛阳生乱,魔焰大炽。

佛门与武林白道顿失联系,正像无头苍蝇一般,弄不清楚情况,难免会落入蒙头挨打的境地。

师妃暄这时孤身闯营,必会激起阴癸派的强烈反应,师妃暄正可借机观察阴癸派的反应,从而来推测魔门究竟准备做什么事,以及在洛阳大致有多少实力。

偏偏风萧萧十分清楚,魔门之中现在的确有见不得人的人,譬如扮作荣凤祥的辟尘,又譬如可风道人,现在肯定与祝玉妍在一起,商议怎么扫清洛阳的佛门。

按理说魔门与慈航相互间本有默契,旁人都不会对师妃暄和婠婠动手,但师妃暄自己送来门来,那就难说的紧了,讲信义从来都不是魔门的作风,真要让祝玉妍觉得利大于弊,肯定会将师妃暄留下。

但师妃暄拉上了风萧萧,这已足以让魔门中人疑神疑鬼,三思而后行,看似冒险的举动,实则肯定是有惊无险。

风萧萧若想解决,其实也很简单,他出手擒下师妃暄就行了,但他若这么做,就等若向师妃暄认输,对于征服师妃暄的心灵根本会起到反作用。

他要想擒下师妃暄,早就出手擒下了,何苦费那么多功夫,不就是想要得到一个完好无损的炉鼎么?

师妃暄之行事,就好像她手中的色空剑一样,直指根源,锋锐难当。

风萧萧忽然发觉,他除了武功的确高出师妃暄太多外,其他方面并没绝对的优势。

不过越是这样,他越是起了兴趣,露出的苦笑亦收了回去,微笑道:“既然师小姐有如此豪气,风某就陪着走上一趟吧!”

扁舟穿行于停满泊船的码头之中,虽然夜已深,但江边船泊停泊处,更像一条条灯龙般沿岸盘绕延绵,照得夜空特别澄明通透。

唯有三艘泊在一起的大船上灯光全无,只是这点,已十分引人注目,但越是这样显明的情况,反而却让人觉得诡异。

很黄很色很污的视频app软件舟忽停,师妃暄淡雅清艳的玉容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浅笑,缓缓道:“邪帝知道这是谁家的船只吗?”

风萧萧心道:“我能不知道?”嘴上却淡笑道:“未得主人邀请,擅自上船颇为无礼……不过我是谁?什么时候会在乎别人的感受了?”

言内之意很霸道,言外之意也很犀利。

他是谁?魔门邪帝,什么时候需要讲道理了?

你师妃暄是谁?慈航静斋的传人,什么时候都需要讲道理的。

倒要看看,你找什么理由上船。

没想到师妃暄淡然自若的道:“邪帝才思之迅捷,实妃暄生平仅见,难怪能在此乱世中叱风云,使各方都无法忽视。”

看着她不急不缓的模样,风萧萧才恍悟着想道:“是了,我其实已帮她回答了,以魔门中人的脾性,发现有人在周围窥探,自己就会跳出来了,她根本无需上船。”

果不其然,两女六男忽以鬼魅般的身法落到甲板上,其中一女长得特别高挑,一头长发垂在背后,长可及臀,乌黑闪亮,诱人之极。

那对翦水双瞳,更像荡漾着无限的情意,顾盼间勾魂摄魄,百媚千娇。

另一女银发娇颜,身穿金色宽袍,生得亦是无比美艳。

这两女风萧萧都认得,一是老熟人闻采婷,一是旦梅。

然后风萧萧做了一件任谁都想不到,并且足以让任何人都目瞪口呆的事……

他以看似缓慢,实则比闪电还快的速度,突然牵住了师妃暄从无男人碰过的玉手,冲站在船上,正因看见是他而发呆的两女笑道:“我来介绍下,这位是慈航静斋的师仙子……”

瞧他似有些腼腆微笑的模样,竟像是个带着女朋友回家见家长的羞涩少年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