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 向日葵 草莓

  

汉姆在树林里穿行着,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这战甲真的是太好了,几乎是与他的心意相通,他根本就不需求费多大的力气,就可以快速的前进,而且他也不只是单独的赶路,他还在进行训练,他的异术是可以在战甲上使用的,这一点儿刘全早就告诉过他了,所以汉姆现在就是在进行这方面的训练。

他的异术有两种,一种是可以隐形,这个到是不用训练,直接隐身就可以了,而另一种丝线异术,却是必须要进行训练的,汉姆想要看看,自己在使用战甲的时候,他的丝线异术是什么样的。

一想到这里,汉姆马上就放出了自己的丝线异术,等他放出去之后,他这才感觉到,一根透明的丝线,直接就从战甲的手里飞了出去,那丝线十分的长,足可以放出去三十丈左右,而且丝线依然十分的细,虽然要比他自己放出去的时候要粗上一些,却也没有粗太多,他自己放出丝线的时候,那丝线只有头发粗细,但是他现在用战甲放出丝线,丝线却是有筷子头粗细,当然,他也可以把自己的细线变成可以让战甲拿在手里当武器的成度,但是那样一来,他的丝线最多也只能放了同三丈长左右了。

这丝线十分的结实,汉姆试了一下,把丝线从战甲的手上射出去,然后他控制着丝线收回,他整个人直接就被接着飞了过去,当然,如果他站在那里用力拉的话,还可可以把丝线缠住的大树,直接就给拉断的。

汉姆在试自己丝线的种种妙用,而不知不觉之中,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他就像是一个速度加快,身体变大的蜘蛛侠一样,在树林里不停的纵跃,速度十分的快,这种感觉让汉姆都有些沉醉其中了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突然汉姆感觉到树林的外面,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黑影,他马上就抬头一看,却是一愣,因为他竟然不知不觉的,已经到了灵菇城的外面,现在灵菇城离他已经不远了。

灵菇城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,他当然是不会陌生的,灵菇城并不是大城,整个灵菇城有居民十万左右,守护者,也就是他异武者,有一千多人,一位城主,十位长老,这十位长老在灵菇城里,都有自己的家族,城主当然也有自己的家族,而这十一个大家族的人加在一起,就有几千人,而这几千人之中,大部分全都是他们家族的仆从,真正是几家族的人,也不过几百人罢了。

这几百人之中,真正的异武者,不过一百多人,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,剩下的人全都不是异武者,但是他们却几乎享受着与异武者一样的待遇,他们吃的是最好的东西,用的是最好的东西,而且不用干活,最主要的是,如果有了可以让他们变成异武者的方法,也一定是可这些人先来。

对于这十一个大家族的情况,灵菇城的人早就习惯了,他们每天都干着自己的活,对十一家族的人,都是恭恭敬敬的,对于这种情况,汉姆以前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,但是他现在却觉得十分的不公搞鸡污软件平,他想要反抗了。

灵菇城离他所在的树林,并不是太远,他所在的这一片树林里,会有灵菇城里的异武者,定期的前来清理,把里面的动物全都清理走,所以还是十分安全的,而之所以要让树林离灵菇城这么近,就是因为那种蘑菇的原因,那种蘑菇是长在树林里的,让树林离灵菇城近一些,采摘蘑菇也更加的方便一些。

汉姆看了一眼灵姆城的情况,发现灵菇城这里的警戒有些紧张,城墙上的人,要比以前多上一些,不过在城墙上,并没有看到异武者,汉姆也并没有感到奇怪,他知道那些异武者,不到真正战斗的时候,是不会上城墙的。

灵菇城这里,虽然离天堂港并不是很远,但是这里也是受过兽潮的攻击的,不过相比起别的地方的兽潮,这里的兽潮规模要小很多,而且兽潮并没有攻入到灵菇城里,被灵菇城的守护者给击退了。

但是汉姆其实是知道这件事情的,他的父亲就死在兽潮之中,与其说是那些异武者击败了兽潮,不如说是灵菇城里的普通人,用他们的生命,生生的把兽潮给击退了,那一战灵菇城里的普通人,死了路有上万之多,让灵菇城可以说是元气大伤,而那一战异武者虽然出手了,但是出手的次数却并不是很多,可以说灵菇城能守住,那些异武者最多只出了两分力,而剩下的八分力,全都是普通人出的,但是在击退兽潮之后,那些异武者,却把所有的功劳,全都说成是他们的,这真的是让人十分的不耻。

以前汉姆也没有说什么,不管怎么说,那些异武者确实是参与了守城,而且几只实力最强的异兽,也确实是他们击退的,所以他们说他们是灵菇城的守护者也没有错,但是现在汉姆却确实,那些异武者真不是东西,他们的实力明明更强,他们明明可以出更大的力,明明可以让灵菇城的平民少死一些,但是他们却就是不出手,这让汉姆真的是十分的看不起他们,这些异武者,根本就不配称之为灵菇城的守护者。

一想到这里,汉姆就两眼冒火的看着灵菇城,喃喃道:“等着吧,你们快要完蛋了。”说完这句话之后,汉姆身形一动,慢慢的往灵菇城那里潜去,同时他心念一动,他身上的战甲直接就被他收了起来,同时他也开启了自己人隐身异术,直接就潜倒灵菇城的城墙边上。

汉姆对于灵菇城十分的了解,他知道他所在的城墙里面,就是灵菇城的平民区,那里面是十分乱的,而且那些异武者,是绝对不会出现在那里的,他就更容易隐藏身形。

选好了位置之后,他看了一眼城墙上,城墙上现在没有人,虽然说现在有平民上城墙上守城,但是他们其实是一直在城墙上来回的走动,刚刚过去一批人,所以现在这一段城墙这里没有人。

汉姆手一抬,那丝线直接就射了出去,缠在了城墙上的一个墙跺上,随后汉姆两脚用力的一蹬地,整个人直接就跳了起来,在加上丝线也开始往回收,他的身形直接就向城墙上飞了过去,中间他在城墙上借了两次力,随后就直接跳到了城墙上。

到了城墙上他左右看了看,没有发现有人,守城的人都在别的地方,并没有往他这里看,在他加他现在还在隐身,那些我当然不可能看到他了,他看了四周一眼,又看了看自己的脚下,他脚下站着的位置,现在到是有两个脚印,汉姆马上就把那两个脚下印给擦去了,随后他直接就走到了城墙的另一面。

一边往前走,他还一边看了看自己的脚下,发现没有留下脚印之后,他这才满意,来到了城墙的边上,他直接就放出了自己的丝线,缠住了一个城跺,然后身形往城里跳去,有丝线接着,他下降的速度并不是很快,不过好在城墙也并不是很高,只有三丈左右,转眼就落到了地面上。

这里正是平民区里的一个小街道,因为靠近城墙,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走,在加上他落的地时候,也没有什么声音,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随后汉姆就收回了自己的丝线,然后沿着街道往城里走去。

汉姆觉得自己必须要要去见一个人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好朋友,汉斯,虽然他们两个的名字差不多,不过他们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他们只是好朋友,两人的年纪一样,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,一起来以来都是了朋友,不过汉斯要比他幸运一些,汉斯有老婆,也有孩子,父亲也战死了,母亲到是还活着。

不过汉斯却没有他这么幸运,可以成为商队的一个队长,汉斯就是一个平民,以种田和采蘑菇为生,生活过的到是十分的紧张,而汉姆之前对他也是多有帮助,对汉斯的母亲,汉姆更是以母亲相称,可见两人的关系有多好。

汉姆十分的清楚,他想要在城里做什么事儿,就一定要有人帮他,而汉斯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,所以汉姆必须要先去找汉斯才行。汉斯家他太熟悉了,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汉斯顿家里,这一路上虽然他遇到了一些人,但是因为他一直在隐身,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看到他,所以汉姆走的到是有惊无险。

等到汉姆到了汉斯家,他发现汉斯家的大门关门,他看了四周一眼,发现街道上没有人,他这才轻轻的敲了敲门,他听到房间里有人说话,是汉斯的声音,所以他这才敲的门,果然,他一敲门,房间里说话的声音马上就停了下来,随后就听到一个人开口道:“谁啊?”

汉姆没有开口,他又敲了两下门,房间里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,随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,出来的是一个长的很壮实的汉子,不过个子并不是很高,这人正是汉斯,他看了四周一眼,却发现没有人,不由得有些不解。

因为他并没有把门全都打开,所以汉姆也没有办法从他的身边进入到房间里,不过汉姆也没有着急,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汉斯,他之所以不说话,就是因为正好旁边的街道上有一个人走了过来,如果他这个时候说话的话,一定会引起那人的注意,所以汉姆就干脆不说话了,他就等着看看有没有要机台,可以偷偷的进入到汉斯家里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